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典故

山海经神话人物女魃介绍

编辑:fsxoyo发布时间:2022-06-02 17:18

女魃,或名女妭,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旱神,身份为天女,说是黄帝之女。因为是旱神所以民间都叫她旱魃,旱魃在古代是灾难的象征,她去哪里那里常年就不会下雨,只要发生旱灾在古代人的思想中那一定是旱魃作祟了,要做法事祭天赶走旱魃,只要旱魃一走那一定就是风调雨顺了。但如果因为这样女魃就是旱魃,那就错了。接下来小编就好好为大家介绍女魃这个神话人物。

山海经神话人物女魃介绍

说起女魃就不得不提起另一个名字,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那就是旱魃,旱魃在古代是灾祸的象征,她去哪里那里常年就不会下雨,只要发生旱灾在古代人的思想中那一定是旱魃作祟了,要做法事祭天赶走旱魃,只要旱魃一走那一定就是风调雨顺了。

到这里有的朋友可能就说了:“胖子!我明白了,女魃就是我们常说的旱魃对吧!”

其实女魃是旱魃这种说呢是不对的,但是又不能说是全错,至于为什么我们就进入主题吧。

女魃出自《山海经》第十七卷.大荒北经"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

简单说一下这段话,就是有个穿着青衣的女子名字叫黄帝女魃,注意她的全名叫黄帝女魃,当时蚩尤带兵讨伐黄帝,黄帝就把应龙叫来蓄水来抵抗蚩尤,蚩尤一看马上又请来能掌控风雨的风伯、雨师掀起了狂风暴雨,黄帝也不是吃素的啊,就马上就摇人儿了,他摇来的就是天女魃,女魃从天上下来以后就止住了风雨,黄帝一看,小子这回没招了吧,于是带领应龙击杀了蚩尤,可能是此战消耗太大了,应龙和女魃就都飞不回天上了(之前写的应龙篇里面有说过,感兴趣的可以翻一下),她到过的地方就不会下雨了,叔均就把这件事考告诉黄帝,黄帝把她安置到赤水之北,女魃耐不住寂寞啊就经常偷跑出去,可是却不受待见,百姓都对她说“大姐!求你离我们远点吧,你往北边走吧”提一句应龙当初是安置在南边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南方多雨北方多旱的原因了。

在山海经记载女魃是天女神女,是为了帮助黄帝消耗过大不能回到天上,所以流落人间,之所以说女魃和旱魃刚开始不是同一人是因为文中描述为“有人衣青衣”,这就代表了她和人长得一样,穿着青衣,虽然没具体描写样貌,但也是有个人样。郭璞云:「神女也。」

可是旱魃的相貌描写就很有意思了,神异经:“南方有人,长二三尺,袒身而目在顶上。走行如风,名曰魃。所之国大旱。一名格子。善行,市朝众中,遇之者,投著厕中乃死,旱灾消。《诗》曰:旱魃为虐。或曰生捕得杀之,祸去福来。”这就开始妖化了,《新唐书》志·卷二十六中也有记载旱魃的“永隆元年,长安获女魃,长尺有二寸,其状怪异。《诗》曰:“旱魃为虐,如 炎如焚。”是岁秋,不雨,至于明年正月。”还有记载就不引用了,看完描述是不是觉得旱魃就是个妖怪,光着膀子头顶长眼睛。

做完比较后二者是不是一个人呢,胖子就引用一下袁珂先生给山海经的注释“神異經所說之魃當已是旱魃神話之演變,非古傳黃帝女魃也。”二者一点关系都没有是肯定不可能的,神话嘛都是古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然后再有个人一整理就变成了神话,在这个几千年的过程中繁衍出的版本不尽其数,想争个谁对谁错是不可能的了,我们是可以从旱魃中看到黄帝女魃的影子的,也就是袁珂先生所说的演变。

其实古代很多古籍诗词中旱魃其实就旱灾的意思,《后汉书》·列传·皇甫张段列传“而地震之后,雾气白浊,日月不光,旱魃为虐,大贼从横,流血丹野,庶品不安,谴诫累至,殆以奸臣权重之所致也”《百战奇略》·第九卷·天战“狱以赂成,乱政害人,遂致旱魃、水潦、寇盗并起”白居易的《酬郑侍御多雨春空过诗三十韵》“却思逢旱魃,谁喜见商羊。”还有很多......

还有一种说法,四大僵尸始祖相信有人听过把,就是将臣、后卿、旱魃、赢勾。这里旱魃又成了僵尸的始祖之一了,其实这种说法是出自清代鬼神怪异小说集《续子不语》中描述“尸初变旱魃,再变即为犼。”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也有一段描写“近世所云旱魃则皆僵尸,掘而焚之,亦往往致雨”现在很多小说有借鉴了这种说法。

零零散散写了这么多胖子说说自己的看法,女魃的能力和旱魃的能力是一样的,可以带来干旱,在早期因为女魃是天女、神女,所以大家还算恭敬形象也就很好,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代代相传,老百姓就开始恨这个女魃这个带来灾祸的能力了,很讨厌她所以就开始妖魔化她包括她的形象,这就是为什么胖子开头说的对也不对的原因了。

其实还有很多民间女魃的故事,比如说她是皇帝的女儿、她和应龙之间凄美的爱情故事啊,还有她是怎么看透世间的丑恶,一点点从神女堕入魔道变化为妖的啊,有兴趣自己查一查权当故事看看。

结尾补充一下“魃”和“妭”是一个意思,吴承志云:“此文当本上句之异文,校者两存之,遂成歧出耳。”珂案:吴说疑是。疑此献本作魃,所以为前文诸妭字之“异文”;迨后前文诸妭字均改为魃,此魃字亦遂讹为献耳。李贤注后汉书(张衡传)引此经作妭,云:‘妭亦魃也。’这两个字的偏旁部首你仔细想想,你想到可能就是本文的点睛之笔了。

评论加载中..
加载中